全国U盘价格联盟

散文 | 韩元富:故事撒满兴华路

山石榴 2018-06-20 01:38:05


故事撒满兴华路

文/韩元富


最没有多大变化的就是这条兴华路了。

20年来,一路的景致还是一如从前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那个叫劳改菜园的地方现在成了高档小区,那个叫王圈帽的地方依然还是老样子。中级法院的办公楼依然高高在上与曾经的监狱现在的光岳小区相对。综合楼曾经有过几家超市兴旺一时,最终还是让金刚砂锅和开聚拉面做了门面。而开聚拉面与龙记拉面在我来之前就在综合楼了,金刚砂锅之前是在兴华路与柳园路的付花小区一直经营。第四医院除了换了名字新建了大楼再无别的发展。虽然医院拐角的小楼没有影子,但是那些算命的摊子一如从前生意红火。几乎所有的人在生活中疲惫不堪,累了自然要找个安慰,而与其进这个精神病医院,不如在街边让算命给化解好吧。20年前我疲惫,现在是不堪疲惫,这就是生活的境地吧。

曾经兴盛一时的小店面写满沧桑,邮局的大楼一如从前,那里却再没有曾经的兴盛了。谁还会去寄一封家书呢?只有一些老年人去寄些或收些包裹罢了。与我相熟多年的小纪还是邮局的的报刊员,经营着局里的报刊营销中心。这怕是聊城唯一一家大型的经营报刊的属于国家的大型店面了。真不知道在哪一天,它会不会突然消失呢?如此我的信件将何去何丛?付花居委的大楼还是那个老样子,虽然外面被涂抹了多少次,楼顶上的广告变了再变而楼内的一切还是那个20年前的样子。国棉厂里没有机器的轰鸣声,高档小区前面的那几栋筒子楼说明这里曾经有过辉煌。在这里我的爱情故事由此发端,从此,我无法走出聊城这个小城半步。轻抚这一块旧砖,谛听一下身后公共间里的水响,20年前的故事又回到了眼前。似乎在筒子楼的尽头我的爱人正在等我的到来,那久违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那如呢喃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在这里我的怡园图书社也坚持了8年,我的书生梦也再一次梦碎。我没有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一如从前一样疲于奔命,一如从前一样在自己的案前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故事。那些从这里借过书的读者再一次回到这里是不是会记得这里曾有一个书店让他们度过了最后的辉煌的纸本岁月?经由此处,是不是还会记得他们的故事曾经向一个不熟识的人展开?

健康路北头的北顺新城,这个大楼当年曾很是抢眼,现在没有人在意这些了。再往前就是聊百家俱了,多少年来,里面的商户来去无数,只有这个楼记得。泊庄的,念窑的老房子没有了,肉联厂曾经做过什么没有人会记得了。说起国泰小区,人们才会想起与肉联厂相关的事情。与之相邻的造纸厂是哪年倒闭的,我没有去查百度,新水明珠也掩饰不了造纸厂小区的名字。纤检所与乐园小区有谁会记不得呢。可是,对面的那条窒息的令人感觉很漫长的恒昌街却在这几年消失了。曾经这里是聊城有名的红灯区,也是聊城第一条有名的商业街。在1997年前后,这条街商铺一家家,前来购物的像逛大集一样,加上一些发廊夹杂其间,就是在晚上也是一夜的兴隆不断。在公安小区这也是我最值得说起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我就读的学校。在这里我的聊城故事由此开始。无数次寂寞时,我想起我在这里读书的情形,写了不止一篇的小诗,想起曾让我动心的姑娘,想起她给我讲的情话。想起我在这里办过的文学社。想起在这里,我的文学梦是怎样化成报章间的文字。而如今,学校没有了,校长也成了一个商人,来自于各地的同学也各赴他乡,少有联系。就是偶有联系,也从QQ转向了微信,我曾在QQ里看大家说,就像我是个看风景的,所以,在不久前,我被踢出了这个圈子。从此一身的轻松。

再往西就是火车站了。

20年前火车站北面是一处荒地,那里有山楂树,有独梨树。那里是我们的天堂。在那里看火车,在那里说故事。在那里情愫暗生。终于有一天,我们各奔东西,虽然我不曾离开过,却十几年不敢涉足那个让我的爱我的姑娘走失的地方。直到有一天我当快递员,才知道那里已经成了小区。所有与山楂树与火车相关的一切都没有了。那一夜我在同学家(他就在火车站附近要的房子),那一晚我听到了读书声听到了我的姑娘读我的诗,看到我为我的姑娘摘果。火车声音长鸣不绝于耳。说与我的同学,他却说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朦胧间,我看他的样子,不由得要狂吼起来,你什么也没有听到?你什么也没有听到。同学面带笑意:知你想,却又怯,故而失之,心怅惘罢。想起我在兴华边看景,想想我在兴华路边与我的姑娘在一起吃一块糖。想起她读诗的样子。想起我在学校为我的梦想一夜不眠的事,想起周元宁说的,将来我如果走头无路,她会给我一个路的话.........那一晚,半夜三更间在长鸣不绝的汽笛中,我,落荒而去。

兴华路,20年间不曾变化的兴华路,我可以数得清的风物,可以找得到的旧时风物,却没有一个我可以熟悉如初,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得到安宁。就了了的几个同学的群也把我踢出圈子,而我难道就是因为疲于奔命,岁月染霜,也就没有风光了?

兴华路,从东走到西,我想了多少回了,我走了多少回,我一步步走过,我骑车走过,我打的走过,我坐高官的车走过,我和同学走过,我和我的爱人走过,我和我的旧情走过,我和我的朋友走过。可是,从东到西,在细微中变化的兴华路,我就是这样在不知觉中在与它的相处中找不到了我故事,找不到了我曾经的一切。那处梦中的山楂林就这样在我的梦中成为永远,让我在疲惫中想起来得到些许的安慰。

岁月,这就是你的功劳呀,现在,在这一刻我记下来这一切,我怕明天醒来就再也找不到我的故事。如同多年前曾经有过的招手停。

兴华路,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作者简介】韩元富,有作品多篇,见与各种报刊媒体。

抬头就能仰望晴空

顾 ?问(姓氏笔画为序):?王传明 ?刘东方?

? ? ??? ? ?吴文立 ? 张 ? ?军 ? 范清安 ? 臧利敏

特约评论:阿 ??勇 ? 张厚刚

特约主播:虹? ?逸

主 ? ? ?编:踏清秋

执行主编:姜敬东 ? 马美娟

责任编辑:若 ? 雪 ???心 ? ?禅

编 ? ? ?辑:(虚位以待)



《山石榴》编辑部

聊城市文联、市作协重点扶持公号

平台宗旨:荐精品 ?推新人 ?传播正能量

投稿邮箱:SSL201601@163.com

衔文字结巢,只因与您相遇,感恩有您!

投稿须知:

1、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杂文、书画等作品均可。小说、散文、评论类每篇千字左右为宜,最长不超3000字;诗歌每次投3至5首,最长不超60行;书画类每次投5至10幅,附文字说明或创作心得

2、请作者在文后附上个人简介(百字内)、微信号、联系电话和个人清晰照片(2-4张)以附件形式投稿。注明标题:作者姓名(微信昵称)+体裁+题目,正文小4号左对齐,照片放附件。

3、平台按先后顺序择优用稿。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已被其他平台原创保护的文章切勿再投送本平台因业余时间编辑平台,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三周内未被采用或者未收到用稿通知,可自行处理。同一稿件两月内勿重投,不按要求和多次重投的不予采纳。欢迎全国各地文友投稿支持!


本刊将设双稿酬制

1、赏金60%左右支付作者稿酬,其余用于平台维护等(低于10元不再发放)

2、特设人气奖,1000阅读量、点赞300或留言100奖励10元,不兼得。每周二发放两周前稿酬由于后台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所以平台自作者推文后两周发放稿费。赞赏透明),作者须主动加微信:ly9189联系领取。


山石榴微信公众平台:ssl201601

(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

热忱欢迎有识之士招商、赞助及合作洽谈!

Copyright ? 全国U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