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U盘价格联盟

烟花三月下扬州

秋满楼 2018-06-20 02:26:12


?

?

旅游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只要手上有点闲钱,还有点闲工夫,再有点不怕累的精神,就可以成行了。至于坊间那些圣人聊到的情怀什么的,管咱老百姓屁事。旅游旅游,说到底,就是个玩。咋玩才好玩呢?这倒是个事。和三朋好友外出玩,吃吃喝喝,聊天吹牛、打情骂俏,再来一张摆着剪刀手的集体大合影,是开怀又开心,好玩。我是个喜玩的人,每年,再忙再没工夫,也总要抽出点时间外出浪几趟。眼下,正是阳春三月,忽想起“烟花三月下扬州”诗意,便和大眼镜商议:咱们也到扬州浪浪去呗。


和大眼镜相识到结婚,有二十七八年,咱俩就从来没结伴旅游过。咋就没呢?怕路上吵架。我们两个都属于喜欢拿主见,又不肯为主见去付出努力的人。比如,到了个陌生地,往哪条路走?都不清楚。我主张去问人,大眼镜坚决要继续往前走走再看。意见不统一,最后,我也不去问人,大眼镜也不继续往前走,就站在路上争,到吵,最后都不开心了,大眼镜妥协,去找人打听……总是这般,所以我也从来不愿和大眼镜单独到外面去玩。


决定这次去扬州,也是考虑有三。一是前年小眼镜和同学们去过扬州,说值得一看;二是我正第四遍读《红楼梦》,书中的林妹妹就是扬州人,有点好奇;其三,和大眼镜也老大不小了,自认脾气都有所改良,趁着身体还能跑,何不结伴两人去浪漫一回?!基于这三个原因,便和大眼镜纷纷向单位请了年休假,小眼镜迅速在网上给咱们订了去扬州的高铁票。考虑到我们犯年轻时毛病,小眼镜还特制定了一套我们去扬州的旅游攻略线路图,以确保我们能够玩得开心点。

平时,不喜大眼镜抽烟,出发前,叫他别藏带“毒品”,莫惹我不开心。大眼镜连连摆头不带,并声称这次旅游,首先完全听从“领导”(指我)指示,其次严格执行“路线”(小眼镜制的线路)方针,他只负责提包加做伴。见他态度如此好,我也表态说:“一路上我保证会让你吃好加喝好。”大眼镜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

大眼镜这人,没我爱玩。平时和朋友外出去玩,他玩是玩,但更注重的是要吃好点。“哪个男人不好吃。”这是大眼镜的口头禅。所以每到一个地方旅游,随行几个男性朋友,确实把吃当成第一要务来执行。我说到做到,和大眼镜坐上去扬州的高铁,刚接近十一点,就有人来卖快餐,三十块一盒。我迅速一招手:“来一盒。”

大眼镜见车上没一个人买,便伸手拦住说:“我不饿。我还没饿。”

我才不上他的当。假若过了卖盒饭时间没卖的,他又想吃饭,准会怪我节约,向小眼镜诉苦。付了钱,买下一盒饭,就放在他面前。

大眼镜显然有点小生气,不吃,可又担心饭会凉的。过了一会,便拆开饭盒问我吃不吃?我不吃。他顿了顿,拿起筷子就开始埋头吃起来。吃完了,上了个厕所,回来喝了口水,就对我说:“我先睡哈,到了叫我。”马上进入梦乡。

到了扬州,一下车,抬眼一瞄,有点失望。扬州城灰扑扑的,楼房陈旧,道路窄小,街道上人来车往,和自浠水县城差不多。我对大眼镜说:“扬州咋这个破样?”

大眼镜说:“人家破样有文化。”

好吧,也只能这样想。拿出小眼镜准备好的旅游攻略线路图,现在要先去找旅馆。到旅馆,我们要坐公交车,在小眼镜“路线”指引下,我们很快坐上88路公交车,又转了一趟车,到了文昌阁站。下车后,就像进入了浠水的新华正街,到处是人。这是片旧城区,有些老的建筑,到处是叉路口。小眼镜说此处离她帮我们订的汉庭酒店很近,可问了几个人,都说不清楚。只好拿出小眼镜的线路图,一直往前找,果然在前方不足150米的地方,看到我们入住的酒店了。

在宾馆住下来,我们简单洗漱了一下后,就下去向前台工作人员打听我们如何玩更节省时间。我们计划在扬州玩两天,后天一早再去南京玩两天,然后就打道回府。现在时间尚早,不足三点,前台人员建议我们现在可以去“个园”看看,明天游瘦西湖加大明寺。查了小眼镜那路线,“个园”距我们入住的宾馆只有三站车,而且与扬州东关美食城相连,正好逛完“个园”,出来就可以去美食了……

个园名气很大,是扬州一个重要景点之一。个园是由清代扬州两淮盐商黄至筠所建,它以竹石取胜,听说,园名中的“个”字,就取源于“竹”字的一半边,也可见这园主人的一点情趣。一走进个园,就见几簇竹子,半死不活的样子。园子前面没什么东西,很小,就是个庭院,颇让人失望的。正好这时,小眼镜电话来了,我对小眼镜说:“你推荐好鬼地方,点么事没,几棵竹子,我们老屋后场栽的还多些。”小眼镜扑哧就笑,建议我说:“莫燥,太后莫燥。往后走,看人家能和你家后场比不?”压了电话,不看竹子,直往后面走。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吓一跳,原来躲在后面的才是人家真面孔。假山、流水、古柏、睡莲,按春夏秋冬之景设计。山上有古柏,山下有池塘,塘里有睡莲,莲下游鱼嬉戏……人走进其中,顿觉凉爽异常。什么叫有钱人,这才是真正有钱的人家啊。这时,我忽想起林妹妹的老爸林如海,他不是也做过扬州的巡盐御史吗?她家里应该也很有钱呀,还咋让林妹妹总有种寄人蓠下的感觉?林老爷难道是个清官不成?!

在个园玩了两个多小时,刚出了东门,一股呛鼻的气味扑面而来,正迷糊时,一抬头,就看到扬州美食城几个大字。转过弯,一条长长美食大排档出现在面前。回头去偷瞄了一眼大眼镜,果然两眼发光,忙着收好照相机,过来就问我:“你想吃么事?”

“你定。”我对这些吃的,真的点味口没。

眨眼工夫,大眼镜就近买来两大串羊肉串,我们一人一串。边吃边走,我建议说:“还是吃点有扬州特色的吧。”

大眼镜满口答应说:“好,一边吃一边找。”

扬州小汤包、扬州炒饭、狮子头、大煮干丝……应有尽有。一样一样和大眼镜尝了点,人也饱了,累了,天也渐黑了。准备离开,看到一个百年老店在卖扬州酱菜的,顺手又一样买了一点,带回宾馆去吃。

因为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起来,收好照相机和随带的开水,就出发向瘦西湖。瘦西湖离我们住的宾馆更近,不需要坐车,走过去也不足二十分钟。小眼镜真英明,找这样宾馆住,虽然贵点,但对我来说,方便更重要。简单地吃了早餐,就随大队人马往瘦西湖进发。前来瘦西湖的人真不少,不用问路,跟着前面背着相机的人走,准没错。

瘦西湖,也真叫瘦。对于我这个在长江边上长大、见惯了水的人来说,一条长长的、窄窄的、如同干渠沟般的排水沟,不明白它咋就这么有名气,还硬要冠上这么个名字——瘦西湖。不知杭州的西湖么样想?扬州瘦西湖假借它的名气炒作,要是一个人的话,会不会打场官司?起码我想在朋友圈要发条状态吧。好在它们都不会弄这些鬼东西,倒两厢安生了。人,其实也可以蠢点,再蠢点。

大眼镜可能是烟瘾犯了,在瘦西湖里,不停地要上厕所。我先让他上了几回,见他越上越起劲,就提出警告。大眼镜惯用伎俩就是死不承认。我一生气,扯过他,便从他裤腰里搜出了半包烟,揉碎后,我掉头就走。本来还骂他几句,可出门在外,只好忍,心里就有点悔不该邀他出来玩……

瘦西湖里各种人为的景点倒不少,不耐看,似曾相识多,看了也了无趣味。因为还有点生气,也没留什么美照,便从瘦西湖出来了。这时,中饭时间早过,我们也有些饿,为了整哈大眼镜,就到路边一个饭摊,炒了两碗所谓扬州炒饭,一共花了十块钱。饭,不好吃,我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吃了扬州炒饭,我心态也平和了,就和大眼镜直往大明寺去看看。

大明寺建南朝,说是鉴真来过这里。这里面最出名就是栖灵塔,供奉着释迦摩呢的舍利子。大诗人李白、白居易、加上刘禹锡都来到大明寺作过诗,可见这大明寺的影响力了。逛大明寺的人不多,场儿倒大,可见现在佛教我们国家里还是很有发展空间的。

因为对佛教懂知甚少,说是看看,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只是到处走走。大明寺内有些书法碑石,不知是否有名人的,反正有几个爱好书法的游人,兴趣很大,看来看去,还在和人交谈要买些拓片和字画。大眼镜在一边装水平,也凑过头去看,转过来我问他“字”么样?大眼镜说:“看不清楚。”也只能这样搪塞我了。

逛完大明寺,天色已晚,就打听回宾馆的路。

扬州可能景点多,地儿又小,一个景点连着一个景,所以他们满大街上都是那种黄色的旅游大巴。两块钱一个人,坐上车,只要不下车,半天一天都由你坐。当地人还告诉我们,逛瘦西湖,如果你不想走,旅游大巴车是一直绕着瘦西湖转的,可能就像我们浠水的一路公汽。

逛个一整天,我和大眼镜都累了,话也不想说,找到旅游大巴车,一直坐我们宾馆前的马路边上下来。洗了,就倒头睡。睡到七点多钟,出来逛老旧城,找吃饭地方。在街上找了几家,没什么扬州特色的店,有的,看那档次,估计价钱不菲,故放弃,一致同意再次去扬州美食一条街。那里,还有好多小吃我们没吃进嘴里。

在美食城闹腾了两小时,步行回到宾馆,大眼镜建议我去修个脚。扬州人会修脚,但怕人家也像咱浠水城关人,看人打发,吃了亏还受气,划不来。

罢了罢了,回去困觉吧,明天好打起精神,去南京。

?

写于2017321

?

?

?

?

?


Copyright ? 全国U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