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U盘价格联盟

《雷声》特别版之上海workface圆桌会议

钱宝网 2017-12-04 06:42:13

编者按

  元月二日,雷哥带领钱旺信控集团部分代表,来到位于上海德必易园的Workface,与上海承泰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范释元、Workface创始人潘剑锋等朋友,展开了一场温暖、真诚、充满巧思的freestyle圆桌会议。本期《雷声》节选圆桌会议的精彩片段,看看他们到底碰撞出了什么火花?



钱宝商业模式与价值


  范释元:“交押金、做任务、赚外快”这件事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从接触咱们钱宝开始,我们就在大数据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今天也揭个秘。我们有一个小账号,钱宝小账号。


  张总:这不算揭秘吧,都知道。

  

  范释元:我们在里头已经搞了好几年了,也赚钱,一看这为什么赚钱呢,研究这个事情背后的东西。最后我弄明白了这件事,就你开始说的那段话,他们是拿钱去借给别人钱等等,而本质上我们跟p2p有巨大的区别。今天我特别想把这件事给透露出来,我们跟P2P的区别到底在哪,为什么他们就倒了,为什么我们还能够继续,原因就是用户的行为。用户在我们钱宝上发生了行为,这种行为本身是有价值的。

  

  张总:没错。

  

  范释元:人们都以为行为是没有价值的。

  

  张总:没错。

  

  范释元:你认为它的价值就是存个钱,这其实是忽视了价值链条上最值钱的地方。

  

  张总:对了。

  

  范释元:行为的价值要远远大于那笔钱的价值。现在如果说你找我去农村里头开个会,我宁愿给你100块钱我也不去,我去开会干嘛,我有的事儿干,我交100块钱还能挣200,我还能继续干我的活,所以我肯定不去。所以说钱重要还是行为重要?很简单。对我们来讲,如果有个公平的算法来确认他的行为在钱宝上的价值,这件事情就可以让世界上的人知道。

  

  张总;沿着你的话讲。第一,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钱宝网拿到的是用户的行为,我们在干什么呢,在购买用户的行为。

  

  范释元:因为行为是值钱的。

  

  张总:对的,这个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这种方式,在大众眼里看起来很怪异,什么时候它开始变得能够被人理解了呢,就是从我们有了微商之后,他们知道了这个行为的价值是如何兑现的。如果说从2012年到2015年的上半年,这两年半的时间,钱宝没做“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这个事的用户积累,那么如果交了押金,我们去做P2P了,我们去放掉了这个钱,那有可能我们形成的是不良债务,可能我们不会倒,但是我们也没有新的来,而那是没有希望的,因为在任何怕P2P网站上是没有行为的。

  

  范释元:对,没有行为。

  

  张总:没有行为的流量是毫无价值的流量。

  

  范释元:没有创造。


  张总:没有创造,它就无法兑现。那么正是因为有了微商这个事,我们把它兑现了。我们现在来看,刚才我讲的争议,实际上是从今年,特别是从有了微商以后,开始变得豁然开朗。为什么豁然开朗,因为越来越多的客观的人看到了。所谓客观的人,就是不带有色眼镜的人,如果你现在还在戴有色眼镜,我们依然没有办法,你得把有色眼镜摘了才能看到你的行为产生价值了。这个价值首先来自于微商的快速成长,不是说你上来就有一个多大的交易量,但是这种高速成长,可以让你迅速在六个月左右的时间做到全国TOP15,微商的TOP15(应为电商TOP15)。如果你现在没有这些,上来就砸钱干微商,系统再完善还是不行,做不了,这不怪我,这是行为带来的。流量加上用户的行为,使我们变成一个很强的流量分发入口。


流量变现


  范释元:承泰的数据,跟我们钱宝的用户的任务,应该形成任务数据和数据任务的一体化。我们成立这个小组,张兄,能不能做到这样,把任务的行为数据,和我们这边的表达成就值、数据资产,用一个算法给它划一个等号。这样的话,我们的数据定价系统,可以为钱宝客户的数据行为定价,定价之后,我们能够把它的价格落地,引进金融机构、快消品的广告任务。这样的话,不光是我们来购买,让这些人都来购买他们的行为数据。你是平台,我们在这儿共同开发咱们钱旺的大花园,成为各家金融机构购买用户行为数据的平台,这样的话,我们就完成了华丽转身,不用任何背书。

  

  张总:我们在做几个方向上的变现。你看我爸,作为一个上一代的企业家,他是传统的,他就是这个原则,你不要跟他说别的,他先问你这企业有收入吗?然后能盈利吗?那个盈利能覆盖你的融资成本吗?三个问题。那么现在呢,我们先做到第一步有收入,然后第二步盈利,第三步覆盖。所谓的收入来自于哪里?我讲过,所有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就一句话,流量变现。至于这个流量变现是怎么变,比方说我们有创新的方式,在资本市场上通过孵化去变现。

  

  范释元:这是一个伟大的创新,也是一个伟大的变现。


  张总:那么另外一个创新呢,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这个,通过流量和数据的结合,让它以数据的形式变现。普通的方式还有,比方说我们平台内流量产生之后衍生的各种收费。我们发展到今天已经是第六年了,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平台收费能力了。


数据资产价值


  范释元:用户的行为,得是他本人同意这些行为数据,你才能够形成广告。我们叫用户行为数据的授权交易平台,这个概念就明显跟其他平台区别开来。就是我选择哪家金融机构,我填他的表,我的数据都提供给他。

  

  张总:我们叫CPA,Cost Per Action,它很贵的,你要用户有个行为,广告主要为这个行为付出很昂贵的代价。


  范释元:现在市场上的CPA都是什么CPA,都是萝卜白菜论吨卖,好的坏的流量买走了之后你自己看,你敢给贷款吗,你还得审,得筛掉大部分。但是在我们这个平台,你知道我们的实力,知道我们有多少金融资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个CPA的价值跟他们不是一回事。表单收到银行,我们是收到一万块钱一张表单,他们现在也就五十块钱一张。因为一个客户,如果我看他的资产规模,他一个月能刷两万块钱,一年能刷几十万下来,赚个百分之五就得多少钱。所以在这个概念上,拿一万块钱买他三年在我们这刷卡,你想想,花一万值不值。另外一家银行一算账,这一万块钱的用户不能给他,一万五我买,这样把竞价机制再引起来,咱们这些价格就大了。刚开始我们叫授权交易平台,之后逐步升级到用户数据行为,它就变成了一种数据资产,我们就成了数据资产优化配置平台。


微商介绍


  张总:先说说我们的微商和别人的微商哪儿不同。第一,我们不是基于微信的微商,相反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几乎用18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消灭了微信。其方法论就是,我们的用户花在钱宝上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如果我们算一个互联网的流量机制,地球上的流量机制无非也就是60亿人乘以24小时。60亿人把24小时都花在一个网站上就到头了,地球上就这么多,那么时间的概念是一个核心概念。当年的微博干掉了人人,大家那时候把时间都花在了微博上;然后腾讯干掉了微博,就是微信这件事,大家不玩微博了;现在大家都上钱宝了,早上起来睁开眼第一件事是先签到,一定不是打开微信。然后对于微商而言,他第一件事是看早上接到多少订单。实际上微信的技术核心是即时聊天,这个是资本和时间的堆积,首先你得有钱,你得买那么多服务器,其次你得有钱雇得上这么多人。滴滴跟快的在一块“打架”的时候,马化腾一看服务器要爆,7天之内重构服务器。如果没有那个,当时就得崩溃,人就全跑到快的去了。那么我们今年要突破这个。突破这个之后,我们的社交属性就更强。


  微信和江南春的分众很像,是“注意力的抢劫者”。什么叫“注意力的抢劫者”呢?就是你们都在电梯口看广告。把注意力都奉献给分众,分众把它变现了,那不是抢劫你的注意力吗?微信也是一样,就是你们在微信聊天是没有钱拿的。而如果在我们这里聊天,你的活跃值会增加,活跃值增加意味着将来我们要给你钱,你有权益。所以我们不是在讲的传统的微商。

  

  另外一个,我们在微商上更大的不同是,我们要依托微商做超级孵化。这个是我们要浓墨重彩讲的,就是我们的商业模式的创新。怎么个创新呢,是在流量变现上的创新。普通的流量变现是把流量变成了销售额,变成了分润,而我们是把流量变成投资,给了微商,同时我们解决了微商的产品品质问题、造假问题,因为犯罪成本太高了,违约成本太高了。如果你接受我们的孵化,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是你将来的归宿。换句话讲,未来我们的平台上应该只有4000家到5000家左右的商户,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而这些商户全都是我们孵化的上市公司。


Copyright ? 全国U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