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U盘价格联盟

入围作品 | B组03号 刘文豪 【七彩】

微光杂志 2018-06-20 00:21:52



“寻找最会写故事的人”


全国征文大赛

以故事之名,妙笔生花,

你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

最会写故事的人!





七彩
作者:刘文豪


?

新日如血,将原本灰暗的天空染得有些诡异。

晨光熹微,仿佛有种莫名的情绪弥漫开来。

熹灵消失了,像死一般的消失了。这是齐名告诉林泽的。

这又能怎么样呢?林泽想,她迟早是要消失的,就像是天空中那团诡异的血光,当它真正升起的时候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还会回来的,林泽很肯定,只是他没有告诉齐名。

三月的天气实在令人生厌,春风的剪刀除了裁出柳树的一身绿装外,更是裁出了一团团边角废料似的柳絮,和着灰尘与烟雾浮动在空气中,像是一团团灰色的梦。在这样的天气里,林泽是绝不会出门的。其实就算天气风和日丽好的一塌糊涂,林泽也是极少出门的。但倘若熹灵还在的话,那就是相反的结果了……

她不在也挺好的,林泽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然后又自嘲似的笑了笑。“那时候也挺好的林泽喃喃自语地说到。

挺好的那时候,林泽也一直是以电灯炮的悲哀的方式存在的,可是林泽却从未有过这种悲哀的感觉。也许最大的悲哀便是悲哀的主角站在了怜悯它人的角度上,林泽就是这样同情着齐名。

熹灵最喜欢的是就是闲逛了,或者直白的说就是瞎逛,不论是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还是寂静幽深的林荫小道,总是少不了熹灵的身影。齐名作为熹灵的男朋友自然每次都要陪在熹灵左右,然而熹灵每次都会叫上林泽一起。

林泽从未问过齐名,他觉得齐名是知道他与熹灵之间的事情的。还记得那一天,熹灵像往常一样约好了林泽一起闲逛,然而她来时身后却跟着一名林泽从未见过的男生,他就是齐名。熹灵很自然地指向了齐名,“介绍一下,我男朋友,齐名。”“哦”林泽木讷地应了一声,他向着齐名望去,齐名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林泽也以微笑回应着,两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三个人便开始以一种令人诧异的方式存在着,齐名仿佛从未介意过林泽的存在,熹灵从不在乎齐名的感受,依然每次都要叫上林泽陪伴,林泽也从不拒绝,以死皮赖脸的姿态纠缠在两人中间。每次尴尬降临的时候,三人也没有从这种模式中逃脱,就像是沉寂的火山,谁也不知道它是在积聚着爆发的火焰还是已然熄灭了内心的欲望。

关于熹灵和林泽的相遇相识,这是一个谜一般的故事。

七月盛夏,骄阳如火,林泽躺在床上,身边摞着一摞书,他随意抽出一本,扫了两眼,又扔在了一边。

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火热的世界,房间有些昏暗。窗户还开着,时而有热风吹进,窗帘抖了几下,抛进几道犀利的光线,将昏暗的房间割裂成索碎的几半,像是古朴厚重而又光怪陆离的欧洲中世纪城堡。

现在,这座城堡仿佛正压在林泽的心上。他已经将整整一摞书翻了个遍,心却像那堆翻乱的书一般更加难以平静。

林泽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巧几缕热风顽强地匍匐爬行到他的额头上,吹开了他蔓过了眼睛的凌乱的长发。林泽顺着那股风的方向看去,翻飞的窗帘露出窗外光明的一角。“也许我该出去走一走了吧”,林泽想。

林泽还是在床上呆坐了一会才慢悠悠地穿上了鞋,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前,深呼了一口气,伸手推开了棕色的大门。

久违的阳光呼啸而来。

林泽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尝试了几次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树绿的浓烈、花开的艳丽,阳光隐匿了它七彩的颜色,只剩下明晃晃的橙色孤独地演绎着整个世界。那绿树、彩花、白云、蓝天,一一穿插在金色的版图中,像是林泽七巧板似的各种颜色与图案拼凑的杂乱无章的心。

林泽沿着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水泥路机械地走着,那座压在他心里的城堡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铁锤向下砸得更深了。林泽开始跑了起来,在裸露的太阳光下疯狂地向着莫名其妙的前方奔跑,汗水顺着完全湿透的衣襟一滴一滴地落在他黑色的没有表情的影子里,仿佛希冀用这些影子的眼泪冲垮那座沉重的堡垒,只是眼泪灌进心里,和着死灰似的心化作了泥沼,城堡陷落的更深了。

林泽终于趴在了地上,直挺挺地“咚”的一声落到地上。他连流汗的力气都没有了。汽车卷起一路的尘埃呼啸驶过,簌簌落下的灰尘和着烟气仿佛将林泽包围在一个封闭的巨蛋内,他耳朵里一直响着的蝉鸣声,此时也有了雷声般轰鸣的感觉。

林泽湿漉漉的衣服已经被煎锅似的路面烘干,汗水粘着发丝糊在他的眼睛上,透过仅有的几条缝隙看,一个个朦胧灰色的身影包围着他,各种议论与询问声刺穿了蛋壳,蜂拥挤了进来。林泽昏沉沉的脑袋正胀得生疼,更受不了这些嘈杂的声音。

林泽喉咙里好像含着一片沙漠,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的双腿像石化了一般不听使唤。

“喂!你怎么样?还能不能站起来?要我帮忙吗?”突然,一个悦耳的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林泽仿佛身体轻松了许多,像沙漠中的久行者突然见到了绿洲,他含糊的“唔”了一声,一只白皙的有着纤长手指的小手就伸了过来。

那只手像是悬崖边一根救命的藤蔓,林泽终于站了起来,因为头晕,还是有些摇摇欲坠。

“哦!你是中暑了,你等一下啊!”林泽还没有看清她的样子,她就又跑开了。

她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冰镇的饮料,“呐,先喝点水吧,不用谢我,我先走了。”林泽的确还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她就已经消失不见了。林泽只是朦胧地看到了她的背影——一席七彩的长裙和飘扬的长发。

此时压在林泽心中的城堡仿佛同她一起消失了。

可是,另一种奇怪的东西却蔓生在林泽的心里。

后来,林泽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就是熹灵。

转而到了秋天,熹灵依然全无音讯。

地上开始铺上了一层落叶。宽大的梧桐叶和枫叶平平地贴在地上,风不知从何处吹来了杨树的叶子和暗绿色的柳叶,它们都违背了落叶归根的誓言。树上稀疏的几片树叶像执念似地挂在那里,它们何时落下、落往何处,这一切都是无法知晓的,就像熹灵,像风一样卷走了她所有的痕迹,以至于林泽就快要把她忘了,事实上,自她消失的每一天里,林泽都过得小心翼翼,他想捕捉任何一个踪迹,用以推测她的消息。

一切不明所以、毫无头绪。“她大概真的是一阵风吧”,林泽想,“她的一切谁能够揣摩的到呢?”莫名其妙的于是,在秋天的某一个时间里,林泽收到了一封信,没有署名也没有指定收信人的一封信,但林泽明白它一定是属于熹灵的,至于这封信为何会出现在林泽面前,大概是熹灵托风捎带给他的吧!

林泽展开了信,一如平常,像展开一张白纸,虽然林泽心中装满着困惑、期待、不安和其他无法说清的感觉。

林泽:

展信佳!

你大概还以为我会回来的对吗?但我不会再回来了!不过,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我会突然出现,就像我突然离开一样。

我想离开就离开了,因为我觉得这些日子很荒诞。齐名不是我的男朋友,至于你,算是我的朋友吧。

你还记得静姝吗?哦,大概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齐静姝,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齐名的妹妹。有一天齐名找到我,要我在你面前假装他是我男朋友,他说他想要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答应他了。没有为什么,因为你真的有错,尽管是无意间的错误,但你让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喜欢我。

但后来我明白了,所以我离开了,爱情这种东西,哪有什么对错呢?希望你也能放下吧!

林泽当然记得静姝,那个被他敷衍在路边一直等他的女孩,即使暴雨来临却还不愿离开,结果高空中一个广告牌被狂风吹了下来,刚好落在了她站的位置……

林泽始终不原谅自己,他的生活变得压抑而颓废,直到熹灵的出现。

又一个秋日的某一天,林泽遇见了齐名,“熹灵给过我一封信,说她不会回来了。”

“她应该都告诉你了吧。”齐名看着林泽,平静地说道。

“恩。”林泽之前从未想过该怎样面对他,像是面对已经死去的静姝一样充满愧疚,还是同情、厌恶、冷漠……

“你以为我假装是熹灵的男朋友仅仅只是为了使你难受吗?或许我真的曾有过这种想法,熹灵曾经劝过我,我很早之前就放下了,我管你是怎样的人,我管你当初是有意还是无意骗了我妹妹,是我妹妹太傻,她怎么就……就下雨也傻站在那里……”

“我告诉你,我比你更早的认识熹灵,我比你更早的喜欢上了她,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假装做她男朋友,你也喜欢她,你应该明白。”

“她……有谁会不喜欢呢?但她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呵呵,真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雨,慢慢滴了下来,齐名走了,身影渐渐消融在雨幕中。

林泽呆立在雨中,他忽然体会到为什么静姝不愿离去了,如果熹灵可能在雨中忽然出现,林泽也绝不会离去,可熹灵是不会出现的。

林泽感到有些倦了,没有熹灵的以后会怎么样呢?还会回归颓废吗?

周围的世界仿佛黯淡无光,唯一的色彩,是林泽记忆中熹灵一席七彩的长裙和黑色的长发的背影——黑色的背影透着浓的悲,七彩朦胧着残酷的美……

?





Copyright ? 全国U盘价格联盟@2017